江西省地质局九0一地质大队欢迎您!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职工之家 > 文学

我携老伴回“娘家”

发布时间:2020/12/28 16:39:00

/朱厚铭


2019年8月底,时值天高云淡,神清气爽的秋季。我应老伴贺华媛的要求,去了一趟萍乡市驻地的江西省地矿局九0一地质大队(下称九0一大队)。因她常听我念叨说:“九0一大队房好,地好,领导执行党中央对老有所养等英明政策更好。因为他们对离退休同志的关爱,堪比娘家。”

其实,我对九0一大队娘家的尊称由来已久,曾多次在其它刊物上发表的文章上都用过。

所以,一直以来我把“娘家”二字,当成了九0一大队的代名词。长始以往地,便引起了我女人的好奇和向往。因此她时会对我有不满的情绪发泄,她说: “你经常把自己的娘家说得锦上添花,只不过是挂在你嘴边上。我又看不见,摸不着!”显然,老伴的言下之意,就不言而喻了。

是呀,我说一千,道一万,都无济于事。还不如带她亲自到我娘家去走一趟更何况老伴是我的再婚之妻,自从喜结连理到如今将近20,尚不知我娘家在萍乡市是门向东还是门向西?

俗话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因而,我便爽快地答应了她的要求。

想起来,我也有多年没回过娘家,去娘家小住三两天,似乎是我俩共同的心愿。毕竟离退办公室主任赵斌早已有函书相约,要我回一次大队走走看看,还说,这样或许对我的文学创作会有好处。因为他了解我爱好写作。还见过我在报刊上发表过讴歌九0一大队正能量的文章。

为此,我也由衷地钦佩赵斌主任。他本是离退办主管行政工作的领导干部,却能在百忙之中关心和重视大队的政治宣传工作,实乃难能可贵。在他的影响和启发下,我会一如既往勤奋笔耕,以不辜负领导对我的厚望。

这次随我回娘家的老伴,不完全是怀着好奇心到娘家去游逛。而是对我的写作很有帮助,因我每当在报刊上发表的作品,她不仅是我第一位忠实的读者,而且偶会参谋点宝贵意见。主要是她具有较好的思想素养和一定的文化水平。如在上世纪70年代中,高中毕业后积极响应祖国的号召,下放到农村接受过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并在火线上加入了光荣的中国共产党,至今党龄已有40余年了。

如果不是心存“父母在,不远游”的孝心,她早已是一位正儿八经合格的工农兵大学生了。因为她身边有一位身患高血糖疾病的革命老苏区干部的母亲,还有常年拖病在身老父亲的拖累。返城后,有幸安排在县百货公司,任会计,不久又担任了团总支书记,还算是她走上了好遇。

另外,她是一位多才多艺,爱好广泛的文体活跃分子。在舞台上能歌善舞,在广场上武拳、弄剑、功夫扇样样功底不薄。为此,她曾经分别在江西省被永新县选拔为女子中老年健身队员,参加过吉安市体协主办的有关比赛,获团体二等奖;后在广东省广州市花都区(因儿女均在广州市定居)天马丽苑健身舞蹈队参与了由省体育局主办的全省健身广场舞联赛总决赛中荣获团体一等奖。前几年还是永新县老年大学艺术团的优秀演员。故而我觉得老伴的这些特长可取,是完全可以与我的文学创作有机地结合起来,达到彼此配合,相得益彰的效果。

基于老伴潜在的综合素质,于是那天我兴致勃勃地陪同她,从永新县搭乘班车前往。到了萍乡市长途汽车站下车后,我立即拨动了离退办赵斌主任的电话,赵主任满腔热情地欢迎我们到来的回话,她站在我身边全都听见了,倍感欣慰。特别是赵主任那温馨而诚挚的语气,倏然有一种难以言说的亲切感油然而生。无疑,对娘家这一代名词的深刻内涵,也有了清晰的概念。可以说,这是娘家给了她的第一好印象。

继而,当老伴跨进了娘家的门槛后,面对地域辽阔的九0一大队的大本营那一望无际的各类高层楼房建筑物群体,造型高雅,宏伟壮观。尤其是一栋栋鳞次栉比、错落有致的职工家属居住的高楼大厦,一览无余,目不暇接,令人叹为观止。

娘家如此雍荣华贵的容貌和雄厚的家底,是出乎老伴所料。因在她看来,地质勘探队员,常年走南闯北,一贯居住的是不避风寒的简陋帐篷。何曾想到在他 ()们的身后,会得到如此厚重的回报。

不过,在我的启发下,老伴才认识到,这一道道靓丽的风景线,一座座拔地而起的摩天大厦,是历经40年改革开放大潮洗礼的产物。既使她大开了眼界,也见证了我曾经对她唠叨过的一部分事实。

还有在娘家住了三天的餐饮,除了我在原队上的两位学生张洁和杨建林,不忘昔日的师生情,分别轮流作东,并邀集了另外几位男女学生和我原有的部下,一起聚宴凑个热闹。于是先后在不同的酒楼宴请了两餐外。其它每天的中、晚餐,均为赵斌主任代表娘家,盛情款待了我和老伴。

宴席上,高朋满座,有相关科室的主要负责人,有大队主管技术工作的领导作陪。他们一个个都频频向我敬酒碰杯。我年事已高,只能以奶茶代酒。这些年轻的领导人,虽都是我的父母官,但他们放下了架子,以晚辈的姿态敬重我,正发扬了尊老敬老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并在举手投脚间,无不表现出对一位退休老朽的关切情怀。

尽管每餐吃的皆为家常便饭,但质量佳,味道尚可,有道是:情义在,喝杯淡茶也甘甜。

我老伴面对宴席上生动感人的场景,看在眼里,镌刻在心中。这使她又想起了我平日对九0一大队领导的点赞和好评,觉得是毫不夸张。

与此同时,我和老伴还免费住上了娘家新建的电梯式高级宾馆。也许是她初次来到娘家,各方面都关爱有加,服务周到。在这样舒适的时空里,老伴感到特别兴奋,兴奋之下我似乎聆听到她情不自禁地自言自语赞美娘家说:“真想不到在当今社会会有这样无微不至的关爱退休老人的好单位啊!

的确,在短暂的三天中,不但让老伴长了不少见识,而且对娘家也产生了深厚的感情,这一切似乎与我有着感同身受。然而,使她联想到娘家大门口,门框之上高高竖起的那块题有“全国文明单位”光荣称号的大理石扁牌,而感慨万千。觉得娘家获此殊荣,已充分体现了娘家浓厚的人文气息已达到了最高境界。

在离别娘家的前一天下午,我和老伴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特意来到离退办的住地,向领导和同志们告别。同时老伴初来乍到,认为离退办是大队属下主管离退休同志的部门,为老年人做了许多实事,是老年人的贴心人,应该要好好领略一下里外环境。在参观过程中所见,住地建筑物,虽不是高楼大厦,而都是简陋的平瓦房,但排列有序,别具一格。地处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室内宽敞雅静,窗门椅净。室外绿树成荫,环境优美,宛若世外桃园。

其地势居高临下,毗邻于萍乡市区周边美好环境的一角。眺望远处的闹市,欣欣向荣,气象万千。

离退办场地内,除办公用房外,其它皆为离退休同志老有所乐,老有所学,而精心打造的娱乐场所。如打牌搓麻、玩乒乓球等。除此还有一间较大的图书阅览室,虽藏书不算丰富完备,倒也尚能满足于大队部住地离退休同志的读书求知欲。

让人痛心的是,据说阅览室偶会有几本图书不翼而飞,被人偷走。虽有“偷书不算贼”的歪理,但毕竟有损于自己的名声。因人到晚年,更要注重高风亮节的品格。

参观完毕,领导热情招呼我俩入座,品茗闲聊。而我的老伴心眼儿多,仍不舍四处浏览。忽然间,她发现办公室进门处的墙壁上,贴有一张大红纸,仿佛发现了新大陆。心情异常激动地叫我去看,原来红纸上跃然了几行引人注目的大字,末尾署有九0一大队队长郁日明的大名。

其内容虽言简意赅,但从字里行间,却蕴含了一队之长的博大胸怀。准确地说,是他代表了九0一大队党委认真执行党中央对离退休同志老有所养的承诺他的经典之辞是这样描绘的:“我们关爱的离退休同志,是我队宝贵的精神财富我们要像关爱自己父母一样关心他们的晚年生活。”我和老伴觉得颇具人情味,并有亲情般的情怀。故而逐字逐句地拜读着。读罢,她要我用纸抄下来,目的,我自然心知肚明。

诚然,以下要写的话题,则是我和老伴的共同想法,主要是针对郁队长的承诺,以我个人视作侧面,来回顾自己退休以后晚年生活中的事实予以论证。进而用于比拟大队离退休同志的晚年生活状况,因大家的情况基本一致,或大同小异但其中必然还有各自不同的特殊一面。因而涉及到我的情况定会予以澄清。

我是为护理病残的发妻,而在组织和领导的同情和关心下,同意我提前了10年退休。自1992年底起,到如今将有28年了。在这漫长的年月里,我想可以用这八个字来衡量“衣食无忧,温饱有余。”而不会用“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八个字去与人攀比。所以我能知足常乐,活得开心,才健健康康地活上了八十有三的高龄段年龄。若能继续保持这种良好心态,也许活到百岁不是梦。

为了更全面系统地总结自己晚年的生活实际,现以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这三个方面,分别阐述如下。

我的获得,可以说举不胜数。从老有所养而言。在20余年前,均由九0一大队发给我的养老金,除做到了每年按月足额发给外,而最突出的是其中有一两次由于资金难以周转,不能及时到位时,在职人员暂不发给,也要发给了离退休人员。这就足以说明领导对老年人的晚年生活有着高度的责任感。

近年来,已改为由江西社保局发给离退休同志的养老金。同样做到了每年按月足额发给,且发放前都会以短信通知。在给我的短信中,时会有“健康平安”的祝福词。这似乎让我感受到有一种温暖的春风扑面而至。特别在今年的疫情高发期,还经常见有短信温馨提醒我“要做好防护工作。不聚集、少出门、守护健康。”这种关爱老年人健康的善举,使我感激涕零。

随着改革开放政策的不断深化,愈来愈拓宽了九0一大队创业的多种渠道因此经济效益也随之不断改善和提高。在经济效益有所好转的年份里。领导从没有忘记要相应提高离退休同志晚年的生活水准。于是特别想到要让老年人能过上一个欢乐祥和的新春佳节,故而提前在春节前一个月进行送温暖、送慰问金。此举恰是雪中送炭,温暖了老年人的心田。

提起送温暖的事情,确有两次几乎让我感动得潸然泪下。第一次是201611月底,时任九0一大队副大队长(现为纪委书记)胡建军,还有离退办主任赵斌二人,一天从萍乡市来到永新县境内,为当地离退休同志送温暖。

在与我通话中,得知我因病住进了县中医院,尽管工作繁忙,还匆匆来到医院。当打听到我在骨科住院部的6楼时,便乘电梯上来,来到了我住的病房,嘘寒问暖地询问了我的病情,安慰着我。并代表大队送给了我500元的慰问金。他们与我告别后,人虽走了,却留下了人间的真情和大爱,使我激动的心情久久难以平静…

另一次,2019年年底,仍然是纪委书记胡建军和离退办主任赵斌,还有而新任离退办党支部书记小廖和小车司机,一共4人驱车来到我寒舍住地。向我送温暖和慰问金。他们每次都是带着双重任务而来,接着还要到施工工地去检查工作。因此只在我家大厅堂站着,停留了片刻。连我早已在客厅准备好的茶点也没进去赏赏,只进去拿了一个小桔子解渴。此时正是中午用餐时节,若要留住他们吃顿便饭,想必是更难。结果还是让贵客饿着肚皮离开了我的家。虽然他们都是出于严于律己,却让主人的我于心不忍。

所幸的是,这一年送温暖中,大队除给了我1000元最高等级的慰问金,还送了一塑料桶10斤装的鲁花牌花生优质食用油和一箱适宜老年人吃的高级牛奶据领导说,今年送的1000元最高等级的慰问金是经过了大队党委会按条件,860位离退休同志中评定有8,我是其中之一的获得者。而我自己觉得是受之有愧。因我为队上付出的太少,却得到满满的回报。为了知恩图报,决心今后在我的有生之年中,争取多做些力所能及的无私奉献。

一年三节,春节、端午节和中秋是我国每年挥之不去的传统民俗佳节,在这些节日中,大队领导尤其重视和关心离退休同志的生活。春节是这样,端午和中秋同样分别送了260元人民币,以期用于提高老年人节日中的物资购买力,节日吃得好,怎不让老人们开开心心安度晚年啊!

记得在我八十岁寿诞之际,离退办的领导,除了提前给我打电话,祝我生日快乐,健康长寿,还寄给了我100元钱买生日蛋糕。使我此间更感受到来自大家庭中亲情般的温暖。

此外,大队每年还会发给80岁以上的高龄津贴费,这是雷打不动的英明政策,而且年龄越大,其津贴费如同水涨船高的不断提升,这使上了岁数的老年人有种优越感,甜蜜感。

人至老年,怀旧心重。虽然我已逐渐老去,但昔日的旧情却依然记忆犹新。所以我没有忘记,原在离退办就任党支部书记的冯高明同志,他曾经代表了队党委,对我的关爱和照顾,对我的信任和期望等诸多事情,我都历历在目。仿佛过电影一样浮现在我的眼前。其事例不胜枚举,我想以最凸显的事实列举一二。

例如20164月间,一天我高兴地回到娘家,是要去萍乡市公安局办出境旅游通行证和护照。尽管我是为个人私事而来,但冯书记却对我不见外,仍以在职工作人员那样接待,甚至还当客人那样予以热情款待。故而从第一天起,就安排我住进了距大队部不远处的一家“豪门国际大酒店”1611号双铺单人房。因当年大队尚未建宾馆。当晚冯书记还特意邀了几位领导陪我用过了晚餐。他临走时还对酒店服务台的工作人员交待说:“不论我的客人住几天,住宿和餐饮费用均由我们的财务人员来结账。”

第二天,冯书记不仅专门为我派了一辆小轿车,送我去市公安局,还为我的安全和方便起见,亲自陪同我一起去办理。因他考虑到我毕竟年事已高。待办完了各类证件后已近中午12,这是他忙里偷闲,不厌其烦地陪了我老半天。

在返程的路上,冯书记对我诚恳的说了一句公道话,他说:“要不是你给了大队工作上的支持,一般退休人员是享受不到这些特殊的照顾。”领导已把话说到这份上,我除了感激不尽,在理解话中意图的基础上,今后应该做些什么?必然自有后话了。

这不,下午紧接着我义无反顾地配合冯书记到队属先进部门去采风,调查了解他们的先进事迹。根据他给我布置的任务会一一去完成。待我出了成果后,他除了高兴地给我打电话和写信,表扬和鼓励已不在话下。更让我欣慰的事情,会随之而来。即还会按大队的规定,凡是在报刊或网站上发表的文章,是弘扬九0一大队的光辉成就,发给了我与其等同的稿酬。这就体现了我晚年的人生价值今后决不会因此而忘乎所以。而是要不断勉励自己:为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就要生命不息,笔耕不辍!

然而,综上所述的一切获得感,便构成了我等离退休同志的幸福感。更验证了郁队长的那些关爱离退休同志晚年生活的承诺。如此而以,不就等于对待他们自己的父母一样吗!

最后,还要列举我安全感的事例。虽然自己提前了10年退休,但回到了老家永新县后,便有几家单位为我搭起了老有所为的展示平台。故而又重新回到了地质工作岗位。从1998年初起至2008年底,一直干了15年之久。主要是为县国土资源局干的时间最长,因为该局那几年,为了使父老乡亲早日脱贫致富,开展了小打小闹的普查找矿和矿产开采设计等工作。在时间紧、任务重的情况下,该局聘请了连同我一共4位退休地质工程技术人员。出于对我的信任,在协议书上指定我担任技术负责。这些年里在包括局所有地质人员的共同艰苦努力下,找矿探矿事业上,不但取得了较好的经济和社会效益,还解决了诸多乡镇的富余劳动力。

我退了休,之所以还能为地方开展各项地质工作。是因为在我的身后有九0一大队为我撑腰,会给我的安全感。

可不,2000年中,我担负着普查找矿的同时还接受了一项新的任务,即受吉安地区建桥设计院和县国土资源局两家承包单位的聘请,负责县城区新修建命名为三湾路路段中,一主干渠河道的桥基工程地质勘察,还包括了工程竣工后勘察报告书的编写。

河道虽为跨度不超过100米的小桥,但未来桥基墩台下的地质条件错综复杂,因第四系薄而厚度分布不均的砂砾卵石层,覆盖的基岩全是溶洞和溶裂发育的石灰岩层

没想到,在聘请我之前,其工程钻探施工已邀请了江西省煤炭厅224地质队,安排了两台油压式100米钻机。尽管我与该队不是同一个单位,但其党支部书记和经理,却关照我每天中午的餐饮免费招待。且与这两位领导共吃小灶,每餐有酒、有鱼有肉等,保持荤素搭配。另外,还考虑到我家距工地较远,遥隔6华里,因此,每天又给了我10元钱搭乘三轮车费。

224队对我的关照,可谓仁至义尽。而我却不仁不义”。其间,在验收他们施工的钻孔时,硬是严格按照规范要求,取缔了三个孔(单孔20米左右)为报废孔,必须重打。显然有损于他们的经济效益。但他们并没有因此而和我计较我中午的餐饮仍然照吃不误,这说明了什么?这是人家风格高尚,令我为之敬佩!倒有一事,叫我骑虎难下,吃惊不小。那是我编写的勘察报告书需要有相关单位盖公章才能生效。而224队没有地质工程技术人员参与,钻探施工完毕,可以拍屁股走人。确无盖公章的责任和义务,这就叫我陷于上不搭天下不着地的困境。

怎么办?当时只有按我的意见,去求助于娘家一九0一大队帮助解决,派专人带着我编印好的几份报告书,去了萍乡市,找到了九0一大队主管技术工作的副大队长吴新华。经询问后,知道是我编写的,才二话没说,也免于大队有关技术负责人的审核,便委以属下工作人员放心地盖上了九0一大队的公章。

吴队长对我的放心,就是对我的莫大信任,能如此信任我,是有他的两条根据的。一是于19897-12月曾经在萍乡市黄土开水库坝基渗漏工程地质勘察区,两人共过事,他任工区行政领导(相当于分队长),我是工区技术负责(小组长),彼此配合默契而协调,因而我的业务工作能力和责任心都得到了他的认可

尤其是他亲自见证了一次由江西省水利厅邀请的数10名专家和教授,并由市水电局主办在萍乡市召开的较为隆重的评审会,对我编写的《江西省萍乡市黄土开水库大坝渗漏勘察工程地质报告》进行评审。由编写者我出面回答对参会嘉宾提出的各种问题,予以一一作答。得到了他们的满意,最后对该报告获得了与会代表的一致好评,并予以认可和通过。

晚上,由市水电局举行一次盛大庆功宴会。在宴会前,一位萍乡籍任教于江西工业学院的彭教授,特意邀我漫步在酒店门口的大道上和我闲聊,他说:“朱工,今天的评审会开得很圆满,给了贵队高度评价。我同样很欣赏九0一队的工作做得深入细致,报告书也编写得很完美,论据充足,文图并茂,说服力强……。”我听了彭教授对九0一大队赞扬的一席话,觉得有种集体的荣誉感而感到骄傲和自豪。

再回过头来,说一下吴队长对我信任的第二条根据。是在2008年间九0一大队主办的建队30周年队庆活动中,当年他早已是主管大队技术工作的副大队长,而我早已退休。所以他会自然而然地从会期统计数字中了解到,我在职时历年所编写和编绘的水文地质、工程地质类文字报告和图件等成果资料,存放在大队科技档案室,其数量名列前茅。吴队长在盖公章还说过了这样一句话:“朱工,在科技档案室的成果资料最多,这个忙是可以帮!”他似乎是拍着胸膛托口说出这是去萍乡那位同志回来时传达于我的)。说实话,吴队长盖的公章,是一次代表九0一大队为我保驾护航的善举,也是替娘家给了我的一次大大安全感。

事后,我反倒替吴队长捏了一把汗。因为万一桥梁中只要有一个墩台不争气,被载重货车或载人客车压塌,其后果是不堪设想的。除了要负刑事法律责任,我去坐牢事小,还要负巨额经济赔偿责任,那人命关天的大事岂不是要由娘家承担吗!

饱醮激情涂鸦到此,我想就此搁笔。但老伴还有话要说,她说:“九0一大队—一娘家偌大一个地盘,什么都好,各类建筑物设施齐全完备,唯独见不到广场、灯光球场和大礼堂。”我认为这话并不多余,也许她所说的场地已深藏不露,不管如何这是一位文体爱好者的心声吧!

江西省地质局九0一地质大队 Copyright ©2020 版权所有


 ICP备案序号:赣11005535-1

办公地址:江西省萍乡市昭萍西路33号(九0一) 

电话:0799-6227118

 


技术支持:黑羽网络